餐馆学外语二三事(上)

发布:

有人认为,学外语最好的方法就是"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...",其实就是一个"敢"字 -- 要敢说敢写。毛主席说过"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而提高战争艺术",这句话里面的辨证原理应该用到我们的学习中来,也就是说,要在使用英文中学习英文从而提高英文艺术。

这话有一定道理。中国学子们来美前不少人已经是语法高手或词汇活字典,他们背下了美国学生不曾背过的语法条例,记住了美国人也感生疏的英文词汇,考出了让美国人感觉有作弊嫌疑的TOEFL/GRE高分。可是,一开口一下笔,出来的怎么就不是英文那么回事!

来美前的努力和"成就"以及来美后的困惑与挣扎,我和大家一样也曾经历过。出国前的"惧动"自不必多说,因为我们说不了英语可以说汉语。来美国后,如果周围生活学习圈内同胞不多,英语就成唯一交流手段,许多事情就逼着你当一回"妹妹",大胆地往前走。我刚到美国时的经历,许多虽已成过眼烟云,有些却时常在记忆中浮现,在这儿与大家分享一些,也许对受困于外文学习的人有所启发。

那时来美的中国学生,因经济上窘迫,去中国餐馆打工赚钱是比较普遍的现象。我所在的小城,中国人少但两家中国餐馆品味较高,生意也好能够赚到钱。尽管是初来乍到,但我自认自己的英文能够对付中餐馆的工作,没想到我这自我感觉严重脱离现实。去上班后发现,这美国的中餐馆远非我们想象中的中餐馆。这里是糖不甜盐不咸,吃饭先喝汤饭后有甜点。更可气的是这儿中国顾客不多,上班都得说英文,而且是那种在中国不教、翻词典也不知是什么的英文。我开口时客人不知我所云,人说话时我又不知他所言。跟老美在一起,就像人与猴相处一室,尽管DNA有99%重迭,但一开口都觉得对方是类人猿。

好在台湾老板同情并善待大陆仔,说新移民来美艰难困苦酸甜苦辣自然是少不了的。他常对我们"鱼帮鱼来虾帮虾",有困难时通常是他帮助我们搞惦客人的要求,唯有一次我算是能够完全自己应对客人的要求: 一位没在我视线内的客人过来揪住我的臂膀问道: "同志,你们这儿有汤面吗?" 

"同志"? 一瞬间我如坠五里云中,极力快速辨别: 这是哪国英语? 我一定是在哪儿学过这句的? 等定睛一看那提问人,是位带有马列衣着的中国大妈。一下儿缓过神来,顿时觉得"同志"这一称呼好亲切呀,离开祖国才短短数月,但"同志"称呼仿佛已是恍若隔世。这破英文窃据我大脑,已让我神经质地stressful,一声"同志"正是我当时最需要的anti-depressant。

原来这位大妈从中国刚来不久,来此就餐菜谱看不懂,观察邻桌就用的菜肴,哪一个也不合她概念中的中国菜。无奈就揪住了看似面善的我问,心想中国餐馆别的没有总该有汤面吧! 还真没有! 不过在因一声"同志"油然而生的亲情感召下,我也恳请台湾老板同志给大陆大妈同志做了一碗与"同志"称呼一样稀罕的汤面。

这么一家在美国的中餐馆就难倒了不会英文的大妈,也难住了学过英文的我们。当时情形还真是一时没法适应这破英语,查字典翻书肯定没戏,唯一能做的就是现问现学现卖,大胆地应用,勇敢地犯错。举例说,客人来了先要salad,也就是lettuce(生菜),有时也用spinach(菠菜)。弄lettuce简单,但生菜上要浇一种酱,英文叫dressing。这dressing种类不少,口味复杂,刚开始容易让人犯晕。我现在能想起来的常用种类就有: blue cheese, French dressing, Italian dressing, Ranch dressing, Russian dressing, Thousand Island dressing。老美要salad时候会问What kind of dressings do you have? 等你费劲扒拉把这些名词学会说了听懂了问题也能回答了,下个老美要salad时他又改问: What kind of condiments do you have? 这时你又傻了。这狗屁condiments又是什么玩艺儿? 原来,这dressings也叫condiments,你说这英语它烦不烦呐!

中餐馆的有些菜肴英文名称也有些意思。饭菜名称很多,这儿举几个例子: 炒三鲜叫Triple Delight (牛肉鸡肉加虾),Dragon and Phoenix是龙凤双鲜--虾就是龙鸡就是凤,京浆肉丝是Shredded Pork Peking Style,回锅肉是Double-Cooked Pork,陈皮牛翻成Tangerine Beef,也有叫Orange Beef的(tangerine是桔,orange为柑,但我也不知它俩究竟哪个是陈皮)。写着Sweat and Sour的都是甜酸类的,有Hunan(湖南)和Sichuan(四川)字样的都是带辣的,但美国人十之八九都不知道也不在乎Hunan和Sichuan究竟是什么东西,只要是辣的就行.....。

菜肴的英译名称五花八门,有不少菜名是来自广东话,比如在美国家喻户晓的MooGooGaiPan就是老广的蘑菇鸡片;另一个同样有名的是四川的麻婆豆腐,译名就叫MapoTofu。现在网上对国内的中国菜肴如何翻译成英文常有争论,其实看一下在美国的中国菜是如何命名的也许能得到启发。国内有人把童子鸡英译成chicken without sex experience,把干红葡萄酒说成是Fu... Red Wine。但愿这些只是笑话,要不这翻译一是太缺乏想象二是太过"直面真理"。菜的内容和烹制方式没必要告诉老外太多,好心写多了他们也不懂甚至还会把人吓跑。你说这MooGooGaiPan和MapoTofu老美看了能明白什么,可他吃了喜欢了就记住了。如你非要像Chicken without Sex Experience那样,把麻婆豆腐翻译成Tofu by Pimpled Mamamia,人家还敢来吃吗?

我对中国菜肴是个门外汉,但在这家餐馆里也算知道了什么是在美国的中国饭菜。这样的饭菜我们拒绝承认它是中国菜肴,但老美着实喜欢,有美国朋友访问北京回美后说,北京什么都好,就是没有真正的Chinese food,指的就是在美国的中式饭菜。

推荐阅读

音似意似,从中文整条句子搬过去的日

汉字“放屁”在日语里是什么意思?

汉语,日语,英语,阿拉伯语是这样来

千万别再说日语“米西米西”

在日本保育院奋斗日语的笑话

怎样才能学好英语?

选择性缄默症儿童在学校的挑战 外语课

艺多不压身,闲聊学外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