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馆学外语二三事(下)

发布:

老墨其实对我们很友好,我们在前台招待客人,他们在后面干脏活累活。做好饭菜,他们会来一嗓子: Mis amigos, rapidamente! Comer (朋友快来,开饭了)! 用水拖地后会喊: Aqua, aqua...(水来了......),提醒我们小心滑倒。他们善良朴实,从他们那里,我们了解到了他们的语言文化,分享到了他们的快乐和友情。

说完学西班牙话,我们再说说老墨学中文。老中老墨朝夕相处,这样的语言学习自然是双向的。我们学了他们的西班牙语,他们也要学我们的中国话。可惜他们从我们这儿学的,除了"谢谢"外,没有太多好话。餐馆高峰小时极忙,人容易着急,一着急上火老板就会嘴里迸出国骂: "妈了B......"。他本想你老墨反证也听不懂,骂了应该没事。可是骂的次数多了,老墨们就记住了这话的读音malegebi,转来问我们这是什么意思。得到我们的解释后,没太生气,但决定要学会这骂人话回骂老板,并将这读音再次西班牙化。从他们嘴里出来,这话就成了malakabia。根据西语读音规则,重音放在倒数第二个音节bi上,这样一来,它还真就带有了西语语音的优美(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从读音上被认为是最好听的)。从此厨房就热闹了,malakabia 夹杂着malegebi,"叫骂声"此起彼伏不绝于耳。

 

老墨人憨,但懂礼貌。觉着学中国话,只学糙话骂人不行,也要学些礼貌话。一天早晨,一位平时爱说笑的来自萨尔瓦多小国的老墨在干活间息,对我一脸严肃态度诚恳,要我教他中国话的Buenos dias,也就是How are you的中国话怎么说。我说,啊! 你是要学说"你好"对吧? 这容易。我刚要脱口说出"nihao"这两个音,边上另一位来自北京的工友老P一把拽住我。还没等我反映过来,老P就对老墨说,The Chinese "How are you?" is easy. Let me tell you how to say that: Shabi (傻B)。老墨当然就跟着学: Shabi..... 。他边学还边琢磨: Shabi, shabi... Oh, I see. Shabi, that is not very difficult. Shabi... 。 

 

这时我才明白过来,老P是要在malakabia之后,给苦哈哈的厨房加入另一波的中国幽默。这位老墨在厨房里炼的这份认真,让人看了忍俊不禁,老墨说话大舌头,要说好"傻B"一词还真不容易,看着他艰难地把这个两音重复了再重复,真恨不得让他把舌头割下来放油锅里炸直了再装回他嘴里去炼。

 

当时我除了佩服老P的fast mind和creativity,也没把这玩笑太当回事,大夥儿一乐也就完了,就没去给这位老墨做出概念上的更正,教他说真正的"你好"。不曾想,第二天一早,这位老墨早于我们来到餐馆,脸上笑个金光灿烂,口中更是念念有词,给所见到的每位说他的"早安你好"。见老板对老板说: Shabi, Senor! 见领班对领班说: Shabi, Capitan! 对老墨自己同胞也是互相招呼Shabi。等这位见着我们,那笑就更是带有三分得意两分卖弄: Mis amigos, Shabi (朋友,傻B)。嗨,老P这玩笑开大发了! 本只想愚弄一下老墨图个乐儿,但最终是我们自己都成了大傻B。老板和领班们一大早被骂傻B,一头雾水不知老墨是怎么回事,问了我们之后,个个倒地乐得肚子转筋。

 

我们教给人家的都是些什么中文啊? Malakabia,Shabi。不知人家以后对中文和中国人会是什么样的印象? 这位小老墨很快就离开我们去外地了,我们也就没了机会给人家更改过来。这些错误将来甚至还可能持续发酵。你想啊,这批老墨在美国打工赚钱,就相当于我们中国人来美留学,同理,回国后也会被所在国当成高精尖的海归人员,录用于国家的重要部门。比如这位萨尔瓦多老墨,回归萨国后,履历表中很可能填上会英文和中文两大世界热门语言,任职于国务院或外交部高层可能性很大。另一方面,当今的中国,随着经济的强大和国际地位的提升,外交形势一片大好。二十年前是"韬光养晦",今天则是要"有所作为"展示力量。在与美国的角力中,争取团结中南美洲各国,这一方针属于"到敌人后方去"的策略。中国很可能是要与萨国友好,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访问该国是早晚的事。如果将来由这位老墨迎接来访的中国领导人,开口就用我们教他的中文来上一句: 亲爱的总书记,傻B! 你想这要引起多大的外交风波呀! 所以在此要拜托与中国外交部有联络的各位,烦请转告解释,在有些萨国人说的汉语里,"傻B"就是"你好"的意思。

 

语言学习过程中总有乐不完的玩笑,但玩笑过后我们也该从中得到启示。在这饭店里,我们不学语法也没有考试,但我们学到了活生生的英语西语和汉语。作为入门和搭建进入另一种语言的有效途径,语法是要学,考试也要过。但我们必须明白,学语言目的是用,不是考试。高分低能的英语只能是傻B英语! 中国的英语教育,从语法到考试又从考试到语法,训练的只是人脑的短暂记忆而不是语言技能,这样的施教理念和教学内容急需除弊立新,现在也许是到了我们都对它说一声Pendejo的时候了。

推荐阅读

音似意似,从中文整条句子搬过去的日

汉字“放屁”在日语里是什么意思?

汉语,日语,英语,阿拉伯语是这样来

千万别再说日语“米西米西”

在日本保育院奋斗日语的笑话

怎样才能学好英语?

选择性缄默症儿童在学校的挑战 外语课

艺多不压身,闲聊学外语